家养北极熊

【韩叶】喜欢的人醉酒了咋办?

-圣诞礼物偿还。 @一直在等大鱼  @一叶泛舟——帅气任性的美男子 

-3800字我尽力了,ooc到天际。

-第二更。


喜欢的人醉酒了咋办?


此时此刻可真是难倒了韩文清。


如果要评价的话,现在还真是一个俩难的场景。甚至比在游戏上对上叶修所操作的君莫笑更加让他亢奋。


他低头看了看在自己怀里红着个脸眼里充满水汽,嘴唇也因为刚才的厮磨而变得红肿的叶修,再次思考起来接下来要做什么。


起初,他只是作为一个霸图队长行使自己的主人之责来带着叶修参观霸图。不过有更大一部分是自己在的话,可以镇住俱乐部里的那些喊着“干死叶修”的人。


果然自己出去脸色一沉,让众人顿时安稳不少。可却因为叶修的一个眼神或动作使得气氛再一次白热化,导致自己不得不掏出账号卡和叶修来上那么一盘荣耀。


韩文清本人是切磋这事情不介意的,更何况叶修——作为他的十年对手、他认可的对象,他更是希望跟对方来上那么几场。


只是输赢乃兵家常事,第一盘自己输掉后便被周围的人们不断地要求喊着下一盘。


结果俩个人来了那么几回,就被众人的各种要求所淹没。尤其是叶修,不少练习生都拉着叶修的衣角要求切磋。


叶修这人是挺爱嘲讽的,只是面对认真的后辈们,反倒会语气温和的同他们探讨。被这群好学的后辈们围着,本来就因为飞机有几分劳累的叶修,更是心累,直往韩文清这边看努努嘴。


在第五次接受到叶修求救的眼神后,韩文清看看表觉得差不多了就把人捞出来。


叶修靠在墙上掏出一支烟,点上,特舒心的在韩文清面前吞烟吐雾,“啧,不是我说啊老韩,你这领导风范还是差那么一点啊。这要我就得一个眼神让他们服了。“


韩文清也不是黄少天或者张佳乐,对于这个已经认识了十年的对手,垃圾话早已没用了。


韩文清只是看他一眼,悠悠的说了句:“这里不能抽烟,抓住罚款。”


叶修眨眨眼,中指食指夹着烟尾晃了俩下说道:“那老韩你可千万别举报我啊,我可穷着了。”


韩文清嗤笑一声,“广告费呢。”


“这不是俱乐部要维新吗,都没领到工资呢。伙食差,花样少,就差到门口割树皮吃了”,叶修这么说着又吸了口烟,“要不你就当行善了,怎么的也得请我去吃吃温饱酒店的饭不是?”


韩文清这是听出来了,叶修除了转移话题之外肯定是要宰自己钱包一顿。


韩文清:“把烟给我熄了,我带你去订个旅店然后吃饭。”


叶修立马一脸苦大仇深看着他,声音里也透着几分悲凉,颇有股唱戏的腔调:“韩队,我这烟乃是我千辛万苦筹来的,如今你竟想要不费任何气力想把它夺走啊?好啊,你,好啊。”


韩文清皱皱眉头,跨过去一步,作势要抢。


叶修却还是跟个没事人似的,走位风骚的躲过了韩文清的那只手,“呔!你知道在你面前的是什么人吗?”


韩文清心想,叶修他倒是玩上了。不过韩文清可没那个心思陪着叶修胡闹,也没回答他,只是说了句:“不许抽烟。”


然后按住了叶修拿烟的那手看着他问道:“熄灭了。”


叶修看着他突然笑开了,“老韩,你这倒像是我领导了。”


韩文清低头盯着他不说话。


叶修见垃圾话不管用也只得心叹韩文清这人滴水不进,“得,我这就灭了烟成不?”


韩文清松手看着他眼神晃了晃看向不远处垃圾桶。


叶修也只好顺着韩文清的目光走向垃圾桶,扔前还大口狠狠地吸了一口这才恋恋不舍的把烟给熄灭。


果不然,回头一看,韩文清脸色因为自己刚才那一举动又黑了不少。


叶修蹭了过去,“我说老韩啊,不至于吧,抽根烟又不能把你这儿搞个PM2.5啊。”


韩文清“哼”了一声往前迈步。


叶修也跟着走,觉得身边没个斗嘴的实属烦闷,于是接着找话题:“一会去哪吃啊?韩大队长。“


韩文清:“温饱酒店。”


叶修一听立马乐了,“老韩真够意思,还真带我去?”


韩文清瞥了他一眼,“不想去那就随便找个店。”


叶修摆摆手连忙道:“老韩好不容易请个客,那我不得赏这个脸去吃?”


合着韩文清请叶修吃饭倒成了什么赏赐了。


韩文清:“想吃就闭嘴。”


叶修咂咂嘴,摸摸钱包,决定闭嘴。


一路上无话。


到了酒店韩文清点了几个有名的菜,然后等着叶修慢慢点。


叶修翻了翻菜单有几分忧伤看着韩文清道:“我觉得我有选择困难症啊。”


韩文清:“我替你选好了。”


叶修点点头算是知道了。其实倒还真不是选不出,只是刚才韩文清点的基本都是叶修在家里上网查询的时候得出来的最佳菜单。


可谁能知道韩文清行动力这么高,一坐下来,叶修刚喝口水休息一会,韩文清就已经噼里啪啦如同暴风雨一般来的猛烈,点完了菜单。这让叶修深感英雄无用武之地。


韩文清本来以为在吃饭时候还要与他斗嘴一番的叶修,却意外地保持安静,只是低头吃。有时抬起头对上自己的视线,也只是笑笑,接下来便接着往嘴里不断地塞着。


韩文清:“你这是饿久了?”


叶修此时正嚼着刚放到嘴里的螃蟹肉,听他说话立马摆摆手快速嚼了几下,喉头一动将食物咽了下去这才回他,“食不言寝不语,家教就是好。”


韩文清听他这么一说倒是觉得可乐,就不该指望着从叶修嘴里蹦出来什么标准回答。倒也不算意料之外。


韩文清看着吃的开心的叶修说:“不过旅店的费用是你付。”


叶修此时正欢快的啃着一根排骨,听到他这么说也由不住噎了一下,“地主之谊呢?”


韩文清喝了一口汤咽了下去回他:“帮你找旅店。”


叶修:“战友之爱呢?”


韩文清拿起桌上的手帕:“这顿饭。”


叶修:“对手之情呢?”


韩文清用手帕擦擦嘴:“酒水。”然后唤来了服务员点了俩杯当地出名的啤酒。


叶修盯着因为冰镇而导致不断冒冷气的啤酒有几分抑郁:“老韩,身为职业选手我们还是别喝了。”


韩文清此时刚开完自己的啤酒盖,看着叶修道:“是大老爷们就快喝。”


叶修:“我还小。”


韩文清脸一沉,“你还小?”


叶修:“养生,不喝酒。”


韩文清冷哼一声,“抽烟算养生?”


垃圾话对于韩文清来说实在是没用,他太了解叶修这人。而此时垃圾话不就是废话?所以还费什么劲去听?


叶修见唬他无用只得叹口气说了实话,“我不能喝酒的,老韩。”


韩文清也有听说过叶修一杯倒的事情,不过他认为这酒量跟先前吃了什么食物有关,还有锻炼。叶修此时已经吃的饱饱的,而慢慢喝肯定没什么事。于是端起酒杯冲着叶修比划了一下:“干!”


叶修无奈只得举起杯子跟他碰了一下,咬咬牙,说:“干!”


只不过俩个人说的“干”字的语调完全不一样。韩文清说的是一声,干杯的干。叶修说的是四声,骂人的干。


好在此时韩文清早已仰脖大口咽下杯中酒。而叶修却一小口一小口慢慢咽下,不仅如此,还在口中含了一会,等到温度不那么凉了才咽下去。


韩文清早就喝完了,痛快的啊了一声后,看叶修如此费劲。看不过眼便伸手推着瓶子的底部慢慢举起。


叶修来不及阻止,只得配合着咕嘟咕嘟大口下咽,脑内也似乎被啤酒的凉意搅了个乱。


好不容易全喝完,叶修立马直接趴在桌子上眼神放空。


韩文清见情况不对,从椅子上站起身走到叶修身旁,伸手拍拍他的脸,“叶修,叶修?”


没得到回应,韩文清只得无奈的结了账然后在服务员的帮助下把人背了起来。好在旅店离温饱酒店不算太远,走了几条街便也到了。


韩文清从叶修口袋里掏出房卡开了门后,讲叶修放在、或者说是扔到床上。


被这么大力的扔在床上的叶修果然不是很满意,撅起身子晃悠一下把身子正面朝上看着韩文清就开口:“老韩!老——韩!”说完还嘿嘿傻笑俩声。


韩文清因他如今这幅样子跟以往的精明劲不同,觉得有几分新奇,便也耐下性子坐在床边看着叶修点点头,“是我,霸图队长韩文清。”


叶修看着他伸着手指就比划到了韩文清鼻子前,还不嫌乱用手指点了下笑着:“你——傻。”


韩文清伸手拍下他的手:“胡闹,去睡吧。”


叶修却摇摇头,脑袋往前凑了一点,“你去哪?”


韩文清被突然凑过来的脸倒有点愣住,然后说:“你醉酒了,去睡吧,我回家。”


叶修闭上嘴只是看着他不说话。


本以为这就完事了的韩文清起身决定离开,却突然听到拍打床单的沉闷声音,回头看发声处。


只见叶修冲着他一下一下的拍着床,见他回过头又笑起来,“在这里睡呀?”


韩文清无奈,心想这叶修怎么跟个小孩似的,实在是跟游戏里打遍天下让人牙根痒痒的叶修大有不同。只得耐下心试着揉了揉叶修的头发。


令他没想到的是手心出传来的感觉是意外的柔顺。韩文清没忍住,多揉了几下。反应过来立马要伸回来手,却看到叶修正眯着眼睛似很享受的样子。


不知怎的,这样的叶修竟让他有几分不知所措。


如果是平常说着垃圾话的叶修,他可以看他一眼随他闹一会就好。


如果是游戏里随意拉着仇恨抢别人装备的叶修,他可以操作着自己的大漠孤烟,发一个jjc见。


可如今正眯着眼看起来乖巧的有些可爱的叶修,却让韩文清不知如何是好。


这让他想起小时候家附近的一只黑色野猫。也是调皮的厉害,到处都有人追着他要揍他一顿,可是每次到自己这里却是乖巧可爱。


韩文清不觉有几分口干舌燥,这屋子倒是热得很。


他坐在床上,扶着随时可能要睡过去的叶修问:“叶修,你怎么看我?”


看似来的突然,其实却早已隐藏在心中好久。不知什么时候起,他早就对这个十年对手的叶修喜欢的咬牙切齿。


咬牙切齿?可不是咬牙切齿吗,每次要说出告白都会被叶修打哈哈过去。让一腔热血准备着的跟个纯情小男生的韩文清大大挨了一盆凉水,浇了个透心凉。


都说,酒后吐真言。今日,他韩文清倒是来看看,叶修酒后会吐什么真言。


叶修听见问话,倒是认真的思考了一会然后又傻笑起来,“嘿嘿,老韩~”


语调上扬,加上酒后变得有几分沙哑的声音,听起来竟让韩文清心内有几分痒。


韩文清耐着性子又问了一遍:“叶修,你对韩文清是怎样想的?”


韩文清也有观察了叶修好久,他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会骗自己。


果然,他得到了想要的答案。


叶修他说,当然喜欢啊,这钱包脸也就只能是我手下败将了。


韩文清得到满意的答案不觉心情大好,把叶修带进怀里,将叶修按在自己腿上扶着人的脸就开始亲了起来。


啃咬,舔舐,厮磨了一番后才满意的放开了叶修。


此时的韩文清开始思考起来接下来要做什么。


那么——问题来了:


——————————END———————————

评论(31)
热度(228)
©家养北极熊 | Powered by LOFTER

特别喜欢的三位男性:叶修,三日月宗近,天祥院英智。
女性列为老婆的角色太多了,但我大老婆是阿尔托莉雅就是有根呆毛还贫乳,拿着一把咖喱棒上来问你你他娘的就是老子的马斯特吗?那就是我媳妇儿。